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对不起,你们这样不配叫摄影师!

18-11-14 越野e族 摄影报 文化频道

最近,朋友圈无数人

被一个“熊孩子”的视频治愈了。


视频中,

一只小熊跟着熊妈妈攀爬覆雪的悬崖。

熊妈妈轻松登顶,

但小熊却三番五次地滑落下去。

一次次接近山顶,

却又一次又一次不幸跌落,

离妈妈越来越远。

但小熊没有放弃,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

最后凭借顽强的毅力,

成功登顶与妈妈团聚。

这看起来,

是个超感人又励志的故事,

不是么?

但很快,

就有灰熊研究者指出,

“这段视频的无人机拍摄者,

根本是在用动物们的生命在冒险!”

“因为正常情况下,

熊妈妈是不会带幼崽攀爬如此危险的悬崖的。”

视频中最揪心的一幕,

是小熊眼看就要爬到山顶了,

熊妈妈却突然朝它猛挥了一爪子,

导致小熊几乎要跌至崖底。

有人将熊妈妈的行为解读为:

熊妈妈想让孩子学会自己长大!

但真相却是——

母熊感受到了她身边存在威胁,

才把小熊推开以免波及。

什么威胁呢?

拍摄这一幕的无人机。

而这,已经不是拍摄者第一次,

为了得到“更好的拍摄效果”,

罔顾动物们的生命了。

摄影师的“长枪短炮”

在某些人手中,

成了伤害野生动物的真枪实弹!

他们拍的画面总是那么唯美温馨,

但背后的真相却令人心寒!


1.

印尼摄影师 Penkdix Palme,

声称自己在后院,

幸运地拍到了青蛙躲雨的“珍贵照片”。

青蛙抱着叶子躲雨的模样,

乍一看,是不是有些萌萌哒?

无独有偶,

Shikhei Goh也曾声称自己捕捉到了

雨中蜻蜓扶杆的画面,

这幅作品还在《国家地理》获奖了。

画面看起来,真的是很唯美了

但这些所谓的“自然抓拍”

背后的真相却是,

可怜的小青蛙,和备受折磨的蜻蜓,

其实是被拍摄者强行固定住,摆拍的!

如何固定?

用鱼线,细绳,甚至钉子固定住,

就像下面这样!

再在后期把线P掉,

就获得了这些摄影者声称的

“很有灵性的自然抓拍”。

这些可怜的小动物,

就像牵线木偶一样,

被摆出非正常的姿势,

四肢被撕扯到惨不忍睹。

或者干脆用强力胶水粘住,

连P图都省了。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

备受折磨,甚至死去的动物,

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

反正动物不会说话,

拍到满意的“温情”照片后,

再对外宣称,

是自然界的最精彩的捕拍,

就能收割一大波的感动和赞赏。

有时候,谎言说多了,

连自己都被感动了。

但再完美的“照骗”,

也会被识破;

再唯美的画面,

也掩盖不了他们内心的丑陋。


这幅母鸟喂雏鸟的画面,

看似美好温馨,

但稍微思考就知道,

雏鸟本该好好呆在鸟巢里呀。

某些无良摄影师,

将雏鸟从窝里抓出来,

钉在树枝上,只会拍摄

“背景干净的温馨喂食画面”。

背景是干净了,

但某些“摄影师”,

你的心,是真的很黑。


2.

这是某论坛上的一组鸟类摄影大片。

画面既捕捉到了鸟的动态,

又有构图的美感,更难得的是,

鸟清晰得可以数毛。

你想象中,

能拍出这样的照片的摄影师,

可能是这样的?

这样的

甚至是这样的?

但事实上,

这些片子是在鸟棚里拍出来的,

而那些看似自由飞翔的鸟儿,

不过是大棚里垂死挣扎的“囚徒”。

鸟棚的经营者

从鸟贩子那儿购买野鸟放在棚里。

然后,在树枝或花上放面包虫诱鸟来吃。

而拍鸟人就坐在棚外,

通过孔洞把镜头伸进棚内拍摄。

而你知道吗?

野鸟,本身很难驯服,

在鸟棚里每见到一只活鸟,

在前面捕捉、运输、暂养过程中,

就伴随着20多只死亡。

也就是说,

一个饲养着100多种鸟类的鸟棚,

每种鸟按照最低3只来算,

至少在前面的捕捉,运输,

贩卖过程中就有6000只鸟死亡!

那些侥幸活下来的鸟,

也既有可能因棚内鸟密度又大,

不能适应环境而死去。

而其中,

不乏长尾阔嘴鸟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

△在哈尔滨的一处鸟棚里,竟出现了生活在西南地区的长尾阔嘴鸟。


但对这些

想不费吹灰之力就出“大片”的摄影师,

和被利益熏心的鸟棚主和鸟贩子来说,

完全可以视而不见,

鸟死了,就再一批就换新的好了。

于是,一批批的野鸟,

被捕捉,被送进鸟棚,

成为所谓的摄影师镜头下的美丽“囚徒”。

或许对于这些所谓的摄影师来说,

通过鸟棚,轻而易举就能拍到,

在野外蹲守几天都未必能拍到的满意场景。

再把大片po到票圈获取一堆赞,

甚至拿个奖,简直事半功倍。

只是,

这样堆砌着野鸟尸体拍出来的照片,

真的美吗?

对不起,你拍的不是大片,

棚拍的每张鸟片都是你的罪证。


3.

在号称野生动物摄影师的人群中,

还有这么一群人——

别人拍照要钱,

他们拍照,要命!

有的“摄影师”,

为拍摄风雪中的猛禽,

获得各种姿态和角度的照片,

分乘几十辆越野车,追赶一只雕鸮。

结局是,这群“摄影师”

拍到了自己想要的照片。

但那只雕鸮,却再也飞不动了。

这不是第一只如此死去的雕鸮,

也没有人能保证,

这会是最后一只。

这样的惨案,

在某个你看不到的角落,

仍在上演。

还有的“摄影师”,

为近距离“观察”藏羚羊,

开着越野车驶离公路,

进入保护区区追赶藏羚羊!

即便没有藏羚羊伤亡,

但无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安危,

只为取乐自己的人,必将受到严惩!

这样的人,

求你别管叫自己“摄影师”了,

别玷污了这三个字!

其实像无人机本身,并没有坏处,

它为我们观察和拍摄野生动物的生活,

提供了一种便利。

但前提应是不干扰野生动物的活动存,

像BBC拍动物纪录片,

就会将摄像机伪装成各种“动物”,

尽可能减少对动物的影响。

而拍摄野生动物的摄影师,

也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职业,

他们需要耗费大量心血,

在严酷的环境里蹲守,

用不打扰的态度去记录动物们真实的状态。

至于那些沽名钓誉,

枉顾动物生死只为一己私利的人:

对不起,你手上拿的不是相机,是屠刀。

摄影师这三个字,抱歉,你不配!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7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