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可可西里 | 除了藏羚羊,你更应该认识他们。

18-10-23 越野e族 战空空流浪记 活动频道

7月,盛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让可可西里一下进入了冬季。一只雌性藏羚羊在这一天诞下了一只小羊羔,小羊羔刚刚脱离母体,缓缓睁开眼睛。

它看到的世界白雪皑皑,冰天雪地只是它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道考验。

母羊舔着它身上残留的粘液,用舌头的力量让它站起来。小羊接收到母亲的鼓励,颤颤巍巍的学习站立。小羊站了起来,踉跄的走了几步,羊群已经走远,母羊焦急的督促小羊出发。

在这片人类生活的禁区,生命总是这么刻不容缓。

而对于刚出生的小羊来说,要跨过一条小溪是多么困难的事啊。母羊站在小羊身边,一直叫着,像是在对小羊说些什么,即使母羊万般宠爱自己的孩子,可有些事,只能小羊自己去做。

它弱小的身体对于可可西里来说,只是一个微乎其微的生命,而可可西里既然选择了它,它就要努力在这里生存下来。

(图片来自布琼书记)

可可西里保护区的布琼书记对我们讲完了他在巡山的时候亲眼见到的场景,并告诉我们他从中受到的启发。所有在保护区工作的人,他们都是为了这些生灵选择留了下来。

20世纪初,盗猎份子猖獗,这片土地上的100万只藏羚羊短短几年时间锐减至不到1万只,1994年,在最早一批巡山队员中,英雄索南达杰在与盗猎份子搏斗中被枪杀,倒在了太阳湖畔。

第二年,他的兄弟扎巴多杰主动请缨降级来到可可西里,组建了中国实质意义上的第一支武装反盗猎组织。3年后,扎巴多杰在家附近被人杀害。

在经历了失去父亲和叔叔的痛苦后,28岁的秋培扎西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留在可可西里。

他说:“对可可西里这片广袤的荒原,大众至今知之甚少。你在这里踩下的每一个脚印,都有可能是地球诞生以来,人类留在这里的第一个脚印。感受过无人区里的孤独,就会更加珍惜有人区的温暖。”

可可西里,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只是一部电影的名字或者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是对于每一位巡山队员来说,那是比生命更重要的责任。

布琼书记在保护区工作20多年,早就有机会升迁调职,可他主动选择留在可可西里,与巡山队员出生入死,每一次巡山,都面对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高寒,缺氧,陷车,迷路,被困,坏车,都是他们工作中的家常便饭。我所见到的每一位巡山队员,即有着野牦牛一般坚毅的性格,又有藏羚羊一样温柔的内心。

在布琼书记在任期间,通过所有人的努力,可可西里以最快的时间申遗成功,成为了世界自然遗产中的一员。当我们看完申遗的纪录片时,我被巡山队员风餐露宿,在泥地里挖车的画面感动的流下了眼泪,我用余光看到书记也在默默的擦眼泪。

可可西里是蒙古语,意思是青色的山梁,面积4.5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600米,最高峰是布喀达坂峰。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素有万山之祖,千湖之地,动物王国,人间净土的美誉。

整个保护区里共有60多名巡山队员,设有4个保护站,一些年纪较大的巡山队员由于长期在高原工作,身体出现状况只能退居二线,所以每一位巡山队员工作量都非常大。

我一直在想,可可西里究竟有什么魔力让这群人甘愿为他献出生命,我想,没有亲眼见过的人不能理解,不为自然环境动容的人也不能理解。

当我得知佳通轮胎成为了可可西里巡山队合作伙伴后,立刻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成为了重返可可西里公益巡山队的一员。

4年前穿越无人区仍然记忆犹新,那时对我来说,挑战无人之境,穿越人类禁区只是成为了我人生的谈资,而这一次跟巡山队员在一起,我才知道我们当时的行为其实破坏了无人区的生态,我们压过的每一颗草,它们都生长不易,它们都是这群人辛苦保护下来的。

有人说,你在这一辈子里面多多少少可以在某一个时间段,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比起请各路“明星””网红”穿的花枝招展出席活动,在星级酒店打卡拍照,“重返可可西里”这样的活动似乎更有意义,保护区的巡山队员告诉我,这些企业给了他们实实在在的帮助,只有外界的人来看过才能了解他们工作的艰辛和需求,同时他们才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

所以感谢佳通给了我这次对味的旅行,让我有机会了解到这群人。我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我们一行12人,沿109国道,一路风雪,翻越了昆仑山口,给索南达杰献了哈达,顺利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这个保护站最小的巡山队员只有21岁。看到有年轻人加入了这个队伍,我突然有了种老阿姨的欣慰感。

(图片来自石石石)

午餐过后,我们参观了动物标本馆,还被允许去看了保护站救助的小藏羚羊。

当我们还没靠近护栏网的时候,巡山队员用独特的声音叫了几声,它救助的那只小羊就立刻朝他奔了过来。

巡山队员告诉我,他们巡山时如果遇到落单或者母羊意外死亡的小羊羔都会带回保护区救助,从小喂它们喝奶,晚上抱着一起睡。藏羚羊是很爱干净的,半夜出帐篷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还要站几分钟才会再回到被窝里来。他们管自己叫羊爸爸,试想这些现在拿着奶瓶喂奶的羊爸爸们,可能几天前还拿着枪在保护区里巡护呢。

在小藏羚羊长大以后,羊爸爸们要把他们送回大自然,很多羊爸爸都舍不得自己的小羊。

所以我说他们各个都既有野牦牛坚毅的性格,又有藏羚羊温柔的内心。

下午我们在巡山队员的领航下进入可可西里保护区,没走几公里,就遇到了第一次陷车,在无人区陷车再平常不过了。看似并不严重,可是在拖车过程中连续陷了两台车。最近正值雨季,所有的车辙都危机四伏。

男人们热火朝天的救援,我站在广袤无际的荒原上,被风吹的东倒西歪。

这里的天连着地,云朵就像是直接从地里长出来的,伏在触手可及的天空,雪山连绵不绝,目光所及的视野可能开阔到十几公里以外。

这应该就是世界最初的样子吧。没有高楼没有工厂,没有高架没有高速,没有滚滚浓烟的污染,没有排进河流的脏水。

即使我们为了生活的便利拼命的建造发明,可是我们不能忘了地球本来的样子呀。所以巡山队员在做的事情,就是保护这一方净土原本的模样,即使千秋万代以后,有人想要了解地球曾经的样子,也有迹可寻。

“没有救不出来的车!”孙老师凭借多年的越野经验成功救出了陷车后说了一句话,在一阵欢呼声中我从思绪中回到现实。

也许一直热衷于跋山涉水的旅行,所以对孙老师有着莫名的崇拜。

九几年就骑自行车旅行,当过领航也做过赛车手,会越野会摄影,圈内人人称赞。他已经跟巡山队员一起进过无数次可可西里了,跟每一位巡山队员都很熟络。他就像一个媒介,为保护区和外界取得了联系,他也不遗余力的为保护区寻求各种资助。

即使现在可可西里已经是世界自然遗产了,可是保护力度远远不够,一是人员稀缺,虽然巡山队员已经列入公务员编制,但对于内地人来说,毕业以后要选择到可可西里工作,99%的家人都不会支持。二是资源稀缺,很多越野神器例如绞盘这样的脱困工具国家是没有安排的,孙老师在自己的圈子里到处找资源,他是真正把巡山队员当自己兄弟的人。

我想他的内心应该也有那团火,想在有意义的地方燃烧吧。

顺利到达今天的露营点,一个由于上游卓乃湖和库赛湖决口形成的新生湖。全球气候变暖已经成为非常严重的问题了。对于旅行者来说,湖泊雪山蓝天白云是求之不得的美景,在湖边,我们一边担心几十年后这个湖泊会不会淹没下游的青藏铁路,一边把它当成了大自然给我们的礼物。

看着碧蓝的湖水在日照下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雪山和云朵缠绵,风轻轻的温柔的改变着每一秒的画面,我的快门心甘情愿的被扼杀了无数。

有人问我,为什么看过那么多美景还会如此激动。

答曰: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风景,因为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朵云。

对我来说,可可西里的云也是风景,它们就像恋人柔软的心,温暖的情话,软绵绵的梦,当它们就出现在我头顶时,我仿佛拥有了一种伸手就能触到美好的错觉。

(图片来自孙老师)

也许对于大家来说,新生湖只是那个无风的午后,坐在帐篷里喝茶放空欣赏美景时所感受到的高海拔地区短暂的惬意。

但对于我来说,更像是我的一场新生,从上一段恋情中勇敢走出来后,又有了独自前行的勇气,又有了属于自己的关于生命的意义。

站在新生湖边,我感觉被可可西里选择的我,是一个全新的我。

曾经我想用车轮去丈量世界,如今我知道了车轮还有别的使命,它会带着巡山队员们,在可可西里,顺利完成每一次工作。

从此我也多了一份牵挂,当我在路上看到佳通轮胎的时候,我会想起那些可爱的巡山队员们,不知此刻他们是否正和佳通一起,穿梭在无人区里,也许他们正把一只落单的小藏羚羊抱上车......

图文来源  战空空流浪记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7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