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有点艰难、不太圆满的一次西游记!

18-04-28 越野e族 张骥 越野e族社区

在18年的初春来临之时,一群野友们有些蠢蠢欲动。于是计划了一条西游线路~~重庆~康定~理塘向南~格聂神山主峰南侧穿越绕行~波密~墨脱~然乌~察隅~察瓦龙~丙中洛~得钦~香格里拉镇~木里~重庆。这一圈下来,有多地是车迹不多的穿越线路。

这次出行的车辆组成有点意思:

4台江西五十铃Dmax平台的越野房车、一台坦途平台越野房车、一台母夜叉(江五MUX)、小吉、6缸的老帕各一。

坦途因为超高只有在318上多耍了几个小时,大部队沿雅康高速大半天就到了康定。第二天下午日头高照时分就抵达理塘,大家商议当晚就到格聂主峰附近的喇嘛垭乡安营扎寨。于是众车在县城灌满油箱进发。我和家万因错行理塘的绕城新路而错过了加油站,当时感觉余油尚多就懒了一把,这一懒就给后续的艰难行程留下了隐患。

理塘出城不久左拐驾离318景色也逐渐变化,赶路中也无暇使用设备记录。几十公里抵达喇嘛垭乡附近的山涧河谷地带,各种树木郁郁葱葱氧含量比理塘明显充裕,大家就此安营扎寨。

这次和一群背栋房子的车同行,吃喝的确很方便。到了饭点找个感觉不错的地方,不用埋锅就可以随时造饭。

喇嘛垭乡扎寨开饭

早起吃喝完毕开始转山,天公给力,阳光明媚。这一段的路况也不错。

神山的景色我就不在此啰嗦,大家看图说话。

人车各种姿态拍照是必备科目

这种照相

雪山下的野温泉泡起很安逸

路边发现了一群不认识的野鸡,认识的专家指导请赐教。

这一转悠,幸福的大半天就快要过去了。

过了格木村开始上山,上山的路上没见多少残雪。加之事先咨询了当地派出所长也说山上的积雪我们应该能够通行。爬上五千米的山脊后,发现前方目视所及距离的积雪很厚,但因为前期的上山的泥石路上,夜叉们动力澎湃,表现神勇。同行的几台汽油车也没什么大问题。

于是大家也没把眼前的积雪太当回事。我的夜叉打头,挂上一对防滑链后就冲进了半米多深的积雪中。夜叉强大的动力在开始百多米很表现还算神勇,但推了百把米后就感觉动静原来越小.......

下车一看积雪混合乱石,已经基本上把防滑链从轮胎上扯离脱落。而且在五千的高度、面对大半个轮胎埋在积雪中的现实。大家也不太可能有力气再把残缺的链子套上去。

在这种积雪混乱石的状态中,再强大的动力也无从发挥。家万的夜叉房车轮胎比我强大点,加之车比我重,反而在这种积雪中有些优势。

于是他自告奋勇的和我交换了位置在前犁雪开路,他陷住我就用唯一的小绞盘(6000磅)把他拽出,继续奋力犁雪开路。就这样来回折腾到晚上十点多种,我们又前行了不到百米。

但此时我们已经有些精疲力尽。因为积雪让家万和我跟后面的房车们拉开了约百来米的距离。这点距离在平时根本不算个事。但在完全被白雪覆盖的五千米山脊,要踩着接近膝盖的积雪移动几十米已经有些困难。

房车们就各自为阵的解决肚皮,我和同车的云梯兄弟就靠家万的厨房保障一些热水热食。也许是有些高反的原因,面对热腾腾的美食我却有些难以下咽。这种情况下也是无法在乱雪堆中搭建帐篷的,于是我和云梯两个大男人也就只能尽量放下前排靠背,裹上睡袋在车中煎熬几个小时。

家万的车理塘未加油,加上犁雪开路几小时,燃油也已经所剩无几了。天哥的老帕和五阿哥的小吉油表也是接近底线。

此时山上寒风凛冽,气温已是零下。但快要告净的油料让我几个也不敢奢华的常启动发动机取暖。

艰难的一夜就在高寒缺氧中煎熬吧。

天空逐渐明朗,一夜寒风夹杂雪花的成果逐渐显现……雪更厚人更疲……

昨晚和风雪搏斗中,五阿哥两口子甚是卖力折腾防滑链、挖雪、推车、在莫膝的积雪中跑上跑下、一夜下来也有些发烧等不良现象。而其他人也不同程度的高反难受。

我和家万的车在最前,前后皆有小坡,当时也只能在几十米的范围蠕动。我的车后,天哥的老帕也基本被陷有些难以动弹。后面的几台房车也各有些许状况。

当即大家商议决定——向外求援-----

上山后手机信号早就全无,与外界的唯一联系就只有家万携带的卫星电话。我用卫星电话联系上和当地人员较为熟识的川大领导~纳妾和途乐版主~大脚钉子。这两兄弟立马八方联系安排,并且还想发把我们的现状通知亲朋好友~人车平安让其放心(大家已对外失联十几个小时了)。这个卫星电话是双向按国际长途收费,纳妾和钉子为此也花费了不菲的话费。

兄弟情义无以言表!

大约中午时分得之格聂旅游公司已经组织人员、机械准备往我们受困地进发。期间也和他们建立了不太通畅的联络渠道。

此时天空也是阴晴不定、时阳时雪。积雪厚度和范围也在继续增加中。

而大家的体能、心态以及车辆油料等状况却在继续恶化中......

家万、我、云梯、五阿哥两口子等几人还在继续刨雪、豁车打算突围,但效果寥寥.....

救援队传来消息,他们已到山下,但上山的路已被积雪覆盖,他们正在艰难的往上蠕动中。而且当初准备的除雪机械也有些状况可能上不了山。

下午时分我在和家万相互拽车突围的过程中也出了状况,也许是高反、心态以及现场因素的叠加。我的车滑出了积雪覆盖的路基,吊挂在山崖边上而且无法动弹了。

这下一切自救的可能都基本上无望,只能待援了。

救援队伍在天色逐渐无光时分终于和我们汇合。得之他们一台北京战旗车上山过程中爆胎在山腰上,只好把工具等装在剩下的一台PK车上人力推拽才上来。

但看了现场情况发现他们的估计和准备也不充分,当晚几乎无法施救。

于是他们把携带的少量燃油加注了一些在家万那台已经油净熄火的车上只能下山组织人员工具第二天上来继续。

于是我们余下的四台车(家万、我、天哥的老帕、小吉)只能在五千米的漫漫寒夜中继续煎熬……

我们这四台车中,被困住的只有三台,五阿哥的小吉在后是基本正常的。两天的辛劳折腾五阿哥两口子也已精疲力尽,而且还有些发烧。我们劝他们干脆下山去格木村一带海拔稍低的地方修整一下,但五阿哥用无兄弟不越野、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理论拒绝了,对此大家无以言表,一切留在心中!

第三天上午十点多,二次上山的救援队又到底现场。这次多来了些人,工具等也更加齐全。又在山下给我们找了十来升油料(我的车因为姿态问题也断油熄火了)。于是大家齐心协力折腾到中午稍过。大家终于脱困准备往山脊下的村寨移动。

期间又有些小状况的发生,在陷车雪中时,沙漠经验丰富的五阿哥提出轮胎放气减压增加附着力应该有些效果,实践证明也的确有点效果。于是专业放气二十年的五阿哥在雪泥混合覆盖的轮胎上专业放气,几个回合下来又差点把自己放摊到。

本来在脱困后第一时间应该把轮胎气压补足,但当时大家都急于降低所处的海拔,加之这一带雪厚泥多车载打气泵用起来也有些不便。于是决定先撤退到山下村寨再折腾。

但在下山途中一雪堆暗藏的尖石块划破了我的前轮,我当时听到呲呲的漏气声也不敢停留,电台告知前车(天哥)加速行驶到一积雪较少路段才停下换胎。

关于划破轮胎之石来源:知情人士爆料~~是前车天哥故意埋在雪堆中的~~此为悬案至今未破。

旁边那位就是来查看埋石扎胎效果的

我们困车点的小径到巴塘县城,也就只有不到五十公里的路程。此路不通的情况下当地有人建议我们绕回理塘再走318。

还好伟哥他们前一天撤退下山时,已经打听到往波密乡方向有一条刚修好的小路。可以绕行到金沙江旁的县道直达巴塘。路程大约二百来公里,虽然有些远但也比退回理塘强多了。问当地人士也有知道此路的,于是决定往此方向走。

到山下的村寨,因家万的车余油很少,就发动群众寻油。不多时找到了窖藏柴油二十来升,基本上能到巴塘。因天哥是单车单人,这几天困住雪中多少有些孤独。在寻油的时间,家万就顺便给天哥寻觅了一个藏族妇女同胞搭车到巴塘。结果上车时此藏妇有带了俩不满十岁的小拖油瓶。天哥见此头大如斗......

我同车的云梯同学得之此事后,立即发扬了人民子弟兵迎难而上的精神。换下天哥到我车上悠哉的闭目养神,云梯同学大无畏的迎难而上......

几小时下来云梯把天哥留在车上的精神粮食消耗了2包,嗅觉貌似也不如以前灵敏。

但云梯还是给天哥车上安了一个小机关留着纪念~~~让他的车载电台变成听不能说的单向状态,而且此状态保持了一路为此我对云梯同学的敬仰之情由如滔滔江水..........

据说波密乡~中咱乡这几十公里是几月前刚修通的乡道(铺装路面)一路上景色优美,人烟和车辆都很稀少。到中咱乡上X475县道后。我们就在和金沙江畔的众多施工货车斗智斗勇中前行.......晚上10点左右终于抵达竹巴龙,住进路边的318汽车客栈。

这段苦难的雪山困也算画上了一个圆圆的句号。

相关新闻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7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