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心有多大,路有多远~吉姆尼穿越青藏线,一路向西!

18-12-03 越野e族 bashun 越野e族社区

在出发半个月前,老公开着小吉去香格里拉的一个乡里时,小吉的前轮轴坏了,在香格里拉修了近一个星期,开回丽江后,又在修理厂里做了各种保养,换了几个配件。基本上是车子才弄好就出发了,连试车的时间都没有,所以这次自驾远行,老公开车都比较小心,生怕小吉出什么状况。

在出发半个月前,老公开着小吉去香格里拉的一个乡里时,小吉的前轮轴坏了,在香格里拉修了近一个星期,开回丽江后,又在修理厂里做了各种保养,换了几个配件。基本上是车子才弄好就出发了,连试车的时间都没有,所以这次自驾远行,老公开车都比较小心,生怕小吉出什么状况。

7月22日早上离开丽江之后,一路上,老公不时下车查看小吉的轮毂,发现有点发烫。于是到了香格里拉后,我们又到原来小吉去过的修理厂,请师傅调了一下刹车,之后,就没有发现轮毂发烫了。香格里拉,海拔3270。

7月22日,经过奔子栏,这里可以看到金沙江大拐弯。金沙江大拐弯也叫做月亮湾,位于云南德钦县奔子栏镇和四川得荣县子庚乡交界处。这个大拐弯与石鼓的长江第一弯不同的是,长江第一弯在石鼓转了个120度的大弯以后改变了流向,向东北方向流去,注入我国的内地大陆,并且养育了几千年的文明。而奔子栏的金沙江大拐弯,只是围绕着金字塔般的日锥峰画上了一个“U”形,并没有改变流向。

从香格里拉到德钦要路过梅里雪山,但是一路上时有阵雨,梅里雪山被云雾笼罩,无法看到其真面目。晚上七点半,在德钦加油时,终于远远看到了梅里雪山的一角。德钦,海拔3300。

7月22日晚,住德钦县的佛山乡,一个澜沧江边上的小乡。

7月23日一早,在昨晚入住的,乡上唯一的一家商务酒店的后窗外,看到了澜沧江。细腻的沙滩上,才吃了顿早餐的功夫,就布满了摩托车车轮印,一定是有辆好奇的摩托车去上面转了一圈。窗外的江景吸引了小宝,小宝自己拿出随身带的素描本,坐在窗前一本正经的写起生来。

7月23日,从佛山乡出发,一路上,老公边开车边教小宝使用GPS。路有点颠簸,车箱内滚落的苹果和其他行李,几次砸中无辜的小宝。小宝大叫:我又不是牛顿啊!

7月23日到达盐井县,进入西藏。在西藏,每个县城处都设有检查的关卡,出入的车辆要登记驾驶证、行车证和所有人员的身份证

出了盐井县,有一处路基塌方近一半,过往的车辆静静等待推土机铲出一条便道。

现在正是暑假,从丽江到拉萨的一路上,到处可以看见身着各色骑行服的骑行者。有的是一个人的骑行,有的是组队骑行,还见过带着宠物狗或带着孩子一起骑行的。他们成了进藏的路上最美的风景线。

7月23日,在芒康加油。芒康县属于西藏昌都地区,因为没有通火车,所有的物资全靠大货车拉进来,所以,昌都地区的汽油价格,是西藏除了阿里和那曲两个无人区外最贵的地区了。

我们22号在丽江加的95号汽油是每升6.89元,而23号在芒康县加的92号汽油则是每升7.82元。在西藏,除了在拉萨才有95号汽油,其他地区只有少数的私人加油站才会有95号汽油。一般来说,在高海拔的地方,加95号汽油要比加92号汽油动力好一点,因为缺氧,燃烧不充分,所以海拔越高油耗就越高。

7月23日到达芒康县,海拔3850,这是中国第六代导演张扬的电影《岗仁波齐》中几个藏民开始磕长头的起点。芒康是一座看不出什么特点的县城,今年老公五月份来时,芒康还在下雪。现在的芒康也迎来了它夏天,白天的体感温度有二十四、五度。

从芒康到左贡的路上,老公发现小吉两个后轮的左右轮眉不一样高,右边的轮子离轮眉最低处只有一两公分的距离。在一个观景台旁的烂路口,老公拿出工具来检查,只能判断减震器没有问题,其他的问题只有等到了下一站——左贡,找个修理厂才能检查了。

因为观景台停满了车,就在这个烂路口也停了好几辆车。这是一条毛路与国道相接的路口,既没有人在这里修建任何停车的地方,也没看到任何指示牌。但是,只要有车子开过来,车才停下,就有一个藏族妇女过来收停车费。交钱的她就随手在车后窗上用手划条线,有的车听说要交费,就马上开走,她就一边跟着车跑一边用手拍车玻璃,还用藏语骂人。现在这个季节,来西藏的自驾车太多了,民风已经不纯。风景依旧,人非故人,藏区正被同化得越来越世俗。

就在老公检查小吉的这半个多小时里,小宝又爬上车顶,并且在上面画起画来。旁边有一个游客看到了,很是惊呀,连忙把手机对准车顶上的小宝拍了好几张照。

滇藏线上,一路上有好多黑色的帐篷,看起来很厚实,我和老公争论帐篷的材质。老公以前在西藏呆过一年,他住过,说是用牦牛皮做的,很暖和。但是我看着不像是用皮子拼出来的,所以还是不信。后来,我在微博上发了图文,有人从小在这种帐篷里长大的,告诉我,帐篷是用牦牛毛织成的,这次我信了。

从芒康到左贡的路上,必经之地是东达山垭口,海拔5130。去年3月来时,垭口还在下雪,旁边河流的冰还没有融化,没几个人。现在,曾经冷清的东达山,也迎来了西藏旅游的黄金季节,人满为患,路边到处是车,想拍照也实在找不到一处空地。

晚上才7点多就达到左贡了,虽然还早,但是因为要修车,所以没有继续往前走。在左贡的一家越野车修理厂检查了一下,小吉是右后轮的弹簧坏了。厂里没有一样粗细的弹簧,就只有把后轮的一对都换了。还好,修车师傅开车出去了半个小时,终于带回一对直径一样大的弹簧,还是从其他车上拆下来的旧的。加上工时费,一共收了我们860,还是比较狠了。但是这是左贡,没有办法。后来拉萨一个汽修厂的老板告诉我们,左贡虽然是个县,却什么都没有,能找到已经很幸运了。

7月23日,住左贡,海拔3700。这个季节,左贡的宾馆房间很紧张,价格也很贵。

11月24日,从左贡出发。出发前,在一个早餐馆吃早点时,有一个从广西来的旅客看见我从外面拎了一瓶白酒进来,很好奇,就问我:“你们开车还喝酒啊?”

我说:“白天不喝晚上喝,不过西藏也不查酒驾的。”“那不怕高原反应吗?”

“我最高在4000米的理塘喝过四两,没有什么反应,其他高度还没有试过。

一路上,可以看到雪融化后的雪山,寸草不生。路上不时会遇到在公路上踱步的牛群,经常还要给它们让路。路边还看到一些绿油油的庄稼,但是太远,看不清楚是什么。

过了邦达,往八宿方向,很快就见到怒江72拐了。据说不止72个弯,仅大弯就有99个。怒江72拐,从海拔4100米的邦达镇,攀升到最高点业拉山口,海拔4651米,再一路盘旋下降至最低点海拔3100米。长约12公里,是川藏南线必经之路,又被称为川藏99道弯。

去年我们经过这里时也没几辆车,但是现在看到的却是无人机满天飞,游人如织。从邦达到八宿要开限速条,限速两个半小时,这是这次进藏唯一开过的一张限速条,去年还写车牌号,现在可能是由于车辆太多,车牌号都来及写了。邦达,海拔4100,八宿,海拔2850。

走完了怒江72拐,通过一个单边放行,易守难攻的隧洞,就到了怒江大峡谷。怒江大峡谷,不毛之地,也是被切割得最凶狠的大峡谷。这条路基本都是在岩石上开凿出来的,有的地方,路旁的岩石是往路面上空伸出来的,如果遇到与大车会车,就只能单车通行,因为大车的车身太高,是无法避开路上方伸出来的岩石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一个形似老虎嘴的地方,这块岩石在电影《岗仁波齐》中也出现过。

过了八宿以后,就开始爬山,从八宿到然乌湖这段路况很好,全新的柏油路,路上也没有什么坑。有一段特别直,虽然海拔高,但还是随便就可以开到六七十以上。去年三月份来时,到了这一段路,路的两边全是雪山,寒气蚀骨,连绵不绝,望不到尽头的雪山。现在,雪山上的雪几乎全都融化了,只有远处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山顶上有点积雪。

经过然乌湖。这个季节,湖面上和山上的冰雪都已经化尽,湖水浊不清,失去了去年三月份见到时那种与世隔绝,美得不可方物的震撼感。在然乌湖边上,遇见了穿着反光条纹马甲磕长头的藏民,乍一看像养路工人。由于现在车辆很多,他们都有了安全意识。然乌镇,海拔3900。

过了然乌,往前30公里,就到了米堆冰川的岔路口。这里离丽江1000公里,这是去年三月份我们全家第一次西藏自驾的终点,却是这次自驾的新起点,特意留影为念。

离开了米堆冰川,到波密的这一百公里,又是全新的柏油路,路况非常好,弯度不大,车速很容易就上80码。

波密属于西藏的林芝地区,海拔2750,气候温和湿润,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同时也是西藏商品粮基地县之一,有着塞上江南的美誉。

波密县吃完晚饭出来,已经天黑。在途中被一辆停在路上的小车的远光灯刺得睁不开眼,闪了一次灯,对方也没有反应。我想,你不懂事,那我让你吧。我赶紧减速,到了车子跟前才发现,这辆车不仅占了我这边近三分之一道,而且车屁股还是斜过来的。虽然我车速已经减到很慢了,但是为避让这辆,我险些撞上路边上的牛。一路上,多次见多只牛、猪、狗等动物,在路上或排便,或觅食,或休息,或散步。作为一名司机,既要注意观察,也应该在会车时为别人考虑,关闭大灯。

从通麦出发。通麦镇位于西藏易贡国家地质公园的南部地带,是由于川藏公路而形成的服务性质的微型镇。

由于通麦的地理地质特点太特殊,因此国家将这片地方定为西藏易贡国家地质公园,规划区内包括了雅鲁藏布大峡谷、帕隆藏布大峡谷、许木古冰川遗迹和古乡沟泥石流、102滑坡群、拉月大塌方、培龙沟泥石流等地质地貌景观及地质灾害遗迹景观。这里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

这段路上,现在全是各种桥和隧洞,以前老路都是沿山崖而筑,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掉入江中。通麦,曾经是川藏线上去拉萨的天险,现在已经成为坦途。

通麦这段路其实就是一直在西藏易贡国家地质公园里走的,我们路过一个美丽的小湖,不仅不要门票,停车场也是不收费的。

这个小湖映着远山和白云,形成了美丽的弧线,湖水虽然不是很清澈,但是透亮,有灵气。

小吉到达林芝市,这是西藏的大城市。我们找了家川菜馆吃饭,附近没有停车场,因为怕交警罚款,我想把车停在人行道上,但老板说,停在路边就行了,不会罚款的。而前面几十米处就有红绿灯,这在我生活的城市——丽江一定会被罚的。林芝市的八一镇,海拔2900。

林芝还不到几十公里,就是林拉公路的开始,这是一条不收费的高速公路,但是目前还有两百多公里没有开通。在西藏,能有高速公路确实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但是也可能为此错失路上美丽的风景。

我们从林芝出来以来,因为刚吃过年饭,老公和我都有些困了,想在高速路上找个服务区停车休息,结果连续经过了两个服务区,都是正在建设的,还没有开放。实在找不到地方,我们就只有把车停到了服务区出来,通往高速路的这段便道上,然后停车睡觉。可是小宝精力旺盛,不想睡觉。就在我们在车上睡觉休息的这一个小时里,小宝一下爬上车顶,一下又从车顶爬到前挡风玻璃上,玩起了“杂耍”。这以后,很多次,小宝又在其他地方反复表演这套“杂耍”动作。

离拉萨七十多公里时,经过米拉山口,海拔5013。这是在张扬导演的《岗仁波齐》中曾经出现过米拉山口。以前我拍经幡时,总是把镜头对着经幡的整体来拍。但是张扬导演在电影中却是让镜头从经幡内对准外面的风景,由内而外的拍,让我眼前一亮。于是,在米拉山口五千多的海拔上,我爬上挂经幡的小山丘,在经幡内四处寻找,只为找到一处最佳视角。但是经幡挂得太密了,而且风很大,我走了十多分钟也没有找到让自己满意的最佳位置。后来,从小山丘上下来时,才一上车就发现自己有点头疼,这可能是我爬山丘和行走时急了点,有点高原反应。

到达拉萨,天刚好要黑。一路上少不了泥泞颠簸,在进城前先洗一下车,洗车费是四十元。里程表显示,从丽江到拉萨有1700公里,我们用车轮丈量了四天。进藏的这四天,我们一家三口基本都没有出现过高原反应。

7月25日晚住拉萨,拉萨海拔3650。

洗完车,到拉萨的第一站就是直奔一家洗浴中心。这四天,几乎每天行车时间都在十一、二个小时以上。八岁的小宝快要被无聊死了,她喜欢泡澡,所以就带她来了洗浴中心,也算是对她的奖励。

早上十点才出门,到了八廓街附近,由于自驾的车辆太多,找停车位一直找到十一点,只有先吃中午饭。做过攻略的老公说,到拉萨一定要尝一下尼泊尔风味。于是我们在八角街附近找了一家尼泊尔餐厅,厨师和好几个服务生都是尼泊尔人。最好吃的是烤囊,又香又酥,很有特色的是绿豆汤,绿豆熬成的浓汤里放了很多咖喱,用精制的铜器皿上上来,入口浓香扑鼻。

午饭之后便去逛八廓街的外围街道,这是拉萨的旧城区,现在也仍然生活着许多的本地人,充满了浓浓的生活气息。

老公昨晚就牙痛了,懒得上医院排队,就在八廓街的外围街道找了一家私人牙科诊所,外地人开的,几乎没做什么,就塞了点药,竟然收了老公180。

过了安检,就进入了真正的八廓街。八廓街又名八角街,是拉萨市围绕着大昭寺周围的一大片旧城区,也是拉萨著名的转经道和商业中心,较完整地保存了古城的传统面貌和居住方式。八廓街原街道只是单一围绕大昭寺的转经道,藏族人称为“圣路”。逛八廓街要按照顺时针的方向。

在八廓街上,有一家名为玛吉阿米的餐厅,据说是仓央嘉措当年遇见他的情人玛吉阿米的地方,现在已成为了小资游客必到之处,但听说菜品又贵又难吃。我们进去时人满为患,还有七八桌客人在等,而里面的桌子也不超过十桌,我们只有赶紧退了出来。

八廓街上最重要的景点就是大昭寺,门票80,只有在中午11:30以后才对游客开放,早上是藏民朝拜的时间。西藏的大多数地方都不收门票,这是我们此次自驾买的第一次门票。

我对寺庙没有多少兴趣,但是它的排水系统却很有意思。雨水从房顶通过几个管道流到二楼的地面上,然后再通过几个非常大的地漏排到一楼的地面上。管道是为了防止雨水溅起来的。进了寺庙,都要按顺时针方向参观一圈,不可以走反了,也不可以走回头路,这是常识。

在大昭寺的正门口有很多虔诚的藏民在磕长头。

在八廓街上,有一家甜茶馆,里面坐满了当地的藏民,我们是唯一的游客。甜茶的口感很像奶茶,但是没添加剂,用小的热水瓶装着,以磅论价,四块钱一磅,磅的意思就是热水瓶的容积。在西藏消费这么高的地方,我们居然可以坐着喝到八块钱两磅的甜茶。这里除了卖甜茶、酥油茶,还卖饭,人们都是坐在藏式大椅子上享用。比起宗教来,我对民俗更感兴趣。

每到一地,我们都喜欢带小宝去博物馆,于是从八廓街出来后,就想去看看西藏博物馆,但是上网查了一下,博物馆去年就闭馆了,闭馆时间是3-5年,从来没有见过敢闭馆这么长时间的博物馆。

布达拉宫绝对是拉萨的地标性建筑,应该是每个到拉萨的游客必去之处,但是我们和它仅有一张门票的距离。还没有到拉萨时,我们提前三天就在网上预订门票了,但是官网要么登不进去,要么登进去后预订总是不成功。在到达拉萨的头一天,给一位在拉萨的朋友打电话,请他帮忙,他也没办法帮我们弄到门票。他告诉我们,面达拉宫的门票在旺季要提前五天预订。七八月是西藏旅游的旺季,但每天只有大约两千张门票,每家旅行社拿几张,各单位再拿几张,散客就所剩不多了。我们只有开车顺时针方向绕着它看了一圈,去不了也没有多少遗憾,因为西藏最美的风景不在拉萨,而是在路上。

下午我们去拉萨的一家汽车修理厂检查小吉,遇到了一对开云A牌照哈佛车,大理的年轻夫妻俩。还在来拉萨的路上时,老公就在网上发帖,招募同伴一去穿越羌塘看各拉丹东冰川,为的是找一辆车,双车一起穿越羌塘,6-8月份是最不适合穿越羌塘的季节,因为这片无人区现在很多冻土层都融化了,到处是水塘,到处是沼泽,一不小心就会陷车。如果能双车穿越,安全系数就高得多,但是一直没有人回帖。

吃完晚饭出来,老公又开车出去买了点小吉的配件。我才注意到,拉萨天黑的很晚,这个季节大概晚上九点才天黑。图片拍于8:45

然后我们就去中石化加油,加了95号汽油。这是我们进藏后第一次见到95号汽油,而且当时95号还在做活动,所以价格只比丽江贵了一点点。

住拉萨的六七小筑客栈,价格不贵,wifi很好用。西藏的网络是2G的,非常的慢,打开一张图片都要一直转圈圈,视频更是没法看,所以酒店的wifi好用很重要。这家客栈唯一不方便的就是停不了车,车子要停在一百多米外的一个小区里。小区没有指示牌,我们找了三趟才找到。拉萨的小区层高都不高,我们停车的这个小区的层高只有三层。拉萨海拔高,缺氧,所以没有力气爬楼梯,这样的设计也很合理。

在客栈斜对面的一家当地的茶馆吃早餐,我们又是在坐的人里唯一的游客。我们点了酥油茶,甜茶,粑粑和牛肉饺子,牛肉饺子当地藏民叫做包子,其实就是蒸出来的饺子,这些也是当地的主要饮食。甜茶因为有奶茶的口感,所以是小宝的最爱。我们每次都会多点一些,把喝不完的倒在保湿杯里带走,路上慢慢喝。

这家茶馆自带藏语歌曲播放,旁边还有台球桌,又有免费的wifi,所以坐着的人,不分民族,不分男女,不分老少,都专心致致的玩手机。

早上离开拉萨,继续北上。终于第一次踏上了青藏线——109国道。也是第一次看到青藏铁路,在接下来的几天都将与它为伴。在路上还看到一辆云南西双版纳牌照的长安车,所以,西藏的路现在有多好可想而知了。

才离开拉萨不久,由于被路边的交通协管员误导,我们误入公路边的一个赛马场,赛马场边上,立着齐齐一排的白色藏式帐篷,还有很多披着漂亮毛毯的马匹,但是我们没有时间观看比赛。

由于青藏线比较开阔,所以限速70。一路上都有很多监控摄像头,这是在滇藏线和川藏线几乎看不到的。

沿109国道,过了羊八井,就可以远远看到念青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位于西藏境内,全长1400公里,平均宽80公里,海拔5000-6000米,主峰念青唐古拉峰海拔7111米,终年白雪皑皑。

一路上,再次感受和惊叹西藏风景雄浑与壮美。那种大地上还保留着的原始无染的色彩,那种经年日久大自然留下的线条,那种与世隔绝,冰冷独立的犷美,这与我们国家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这是一种让人无法亲近,也无需取悦于人,只能远远欣赏的美。

在到当雄的路上,我们拐进当雄县宁中乡吃午饭。这个乡很小,整个乡上没有几家食馆。我们进了一家藏式茶馆,问老板娘有什么吃的,她用一半汉语一半藏语回答我,两门语言在我听来几乎都是一样的效果——听不懂。我问她有没有面条,她摇摇头,好像说是没有。我走进厨房,看到高压锅里明明有刚刚煮好的面条,于是用手跟她比划了一下,又指指锅里,意思是要两碗面条。

从当雄县(海拔4200)的一条小路,向西拐进去后再走几十公里的山路,就到那木措了。那木措的门票每人120,这是我们此次在西藏买的第二次门票。

山路虽然才有几十公里,但是海拔高,高山坡陡,加上当时还着雨,我们艰难地走了一两个小时。在五千米海拔的路边,随处可见没有融化的积雪。

纳木措,海拔4718,是西藏第二大湖泊,中国第三大的咸水湖,也是中国最美的五个湖泊之一,形状近似长方形。纳不措的蓄水量有768亿立方,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型湖泊。

我们在湖上看到了水鸟,很是意外,因为我以为咸水湖是不适合动物生存的。我们去的那天下午天阴,看不见远处的念青唐古拉山雪山,湖中小岛的颜色也看不清楚,即便如此,当我们终于见到它的时候,还是被它的美丽震惊了。纳木措湖水清澈透明,湖边是辽阔的草原,有牛羊,也有马。湖中有三个较大的暗红色的小岛。

咸水湖都是内流湖,也就是说,只有流进的河流,没有流出的河流,进来的水不断的蒸发,就把盐分留下了,于是湖水就越来越咸。

小宝还在纳木措湖边捡到了一枚一元钱的硬币、一个贝壳做的圆环,还有一小截玉手镯,全都被小宝视为宝贝。湖边有很大一片水草丰美,绿意盎然,马儿们悠闲地在吃草。

我们离开纳木措时已是七点多了。这时候,天空有点放晴,些许阳光撒在湖周围的草地上,草地的颜色亮了起来,和山上的暗色的红土形成了对比,让人眼睛也亮了起来。这才是纳木措真正的颜色。可惜,阳光来晚了一点。

离开那木措的路上,天色渐晚,远远看到有一队马帮,沿一条直线,在寸草不生,满是沙石,非常陡峭的山上行走,突然让我联想到以前的马帮年代。

晚上12点多到达那曲,当晚住那曲,海拔4650。这个高度,我负重爬宾馆的楼梯,已经感到心速加快。因为失眠多年,天天靠喝酒入睡。平时一般喝四两左右的五十度以上的白酒,但是那曲海拔太高,我只敢试着喝了二三两52度的酒。第二天起床后,头稍稍有点疼,应该是喝酒引起的高原反应,但是还可以耐受,后来开下车就好多了。

在西藏,因为海拔高,气候冷,所以在大部分地区,藏式店铺都要挂上厚厚的藏式门帘,防止冷热空气对流。说是门帘,因为太厚了,感觉挂的更像是棉被。但是在那曲,我还是第一次见两层的门帘。这种两层的门帘中间大概有一米左右的中空空间。我们7月28日早上吃早点的那家藏式茶馆的老板娘很热情,我问她可不可以拍一下她家的门帘,她一边说可以,还一边帮我把门帘掀起来让我拍。

离开那曲,沿青藏线继续北上。在青藏线上跑的车,半数以上都是大车,而且基本都是多桥车,这是川藏线和滇藏线没法比的,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生命线和供给线。没有青藏铁路以前,所有的物资就是这样昼夜不停,一车一车地拉进西藏的。我们对大车充满了敬意,不和大车抢道,看见大车超车,也主动靠边停车让道,因为大车这么多,大车超大车实在不容易。曾有一次,当我停车给正在超车的一辆大车让道时,这辆大车的司机在超完车并道,与我们的车会车之际,朝我抬起左手竖了竖大姆指。

在青藏线路边吃饭,这是老公早上就在那曲住的宾馆里烧了开水做的闷烧饭。停车后看到路边的草地上有鼠兔,我们都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鼠兔,身形大概是一般老鼠的两三倍,但外形却很像兔子,颜色是灰褐色。细细观察,发现草地上有很多鼠兔洞,鼠兔也不止一只。但是它们很怕人,人一靠近就躲进洞里。

简单地吃完午饭,继续沿青藏线北上,不久,就遇见了唐古拉山脉。唐古拉山脉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与青海省边境处,山脉高度在海拔6000米左右,最高峰各拉丹冬海拔6621米,这是老公心目中的圣地——世界的第三极。唐古拉山口的海拔虽然高达5220米,却因坡缓、高差小而并不显得险要和难以逾越。山峰上发育有小型冰川,为长江、澜沧江、怒江等河流的发源地。

唐古拉山口很宽,就在翻越唐古拉山口的这段路程里,路边远远看见了一个小湖。可能也没有什么名字,但是在纯净的蓝天白云下,在荒芜苍劲的远山的映衬下,这个蓝色的小湖是如此的干净,如此的静谧,如此的美丽。西藏这样的小湖很多,我们只是有幸路过而已。

翻过了唐古拉山后,就见到了唐古拉山兵站,据说,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兵站了。

到达西藏的北大门,通过北大门,就离开西藏,进入青海省。沿着109国道,小吉继续北上。老公在车上说,小吉空有一身功夫,却无用武之地。我知道,老公还在为没能穿越各拉丹东而遗憾。

进入青海后,不久就见到了沱沱河——长江上源,它的水就是发源于各拉丹东冰川。河面很宽,河水看起来很混浊。

在青藏线的一个加油站里加油,小宝又乘机爬上小吉,玩起赤脚空拳的爬车挡风玻璃的搞怪“表演”。

加完油,继续沿着青藏线北上,就这样一直走,也不知道是走到哪里了,只见路边有个观景台,并且停着好多车辆。我们也就停车了。靠近了,才知道,那是可可西里的观景台,海拔4602。真的是一不小心就遇见了可可西里。

从观景台出来,没走几十公里,就遇到了堵车,堵了至少十几公里,车子全都停在路上。老公看了一下,国道旁就有毛路,只是路肩高点。看到车子堵了这么多,估计要通车至少要两三个小时以上,老公决定从公路旁的毛路上绕着走。就这样,我们只花了十多分钟就绕开了堵在路上的车辆,发现原来是前面在修路。我们下了公路后,看到我们不是第一辆走毛路的车,在我们前面还有一辆陆虎。后来也有几辆越野车跟着我们走毛路绕行,老公在车上得意的说:路遇堵车,小吉却一笑而过上。心中对小吉充满了无尽的赞许和信任。

就在过了这一段堵车路段后没几公里,我们就在可可西里靠近路边的地方看见了几只野生动物,但是离得比较远看不清,我们停车拿出望远镜观察,从刚刚我们在观景台上看到的图片上的各种野生动物的形态上辨认,应该是藏原羚和藏羚羊。

就在昆仑山口(海拔4767),我们停车照相时,小宝又抓住机会,爬上了小吉的车顶,在上面各种胡闹。就在我们叫小宝下来,我们要走了的时候,旁边过来一个游客,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他说在西藏芒康到左贡的路上,当时我们停车在检查车子,小宝爬到车顶上画画,他就给小宝拍过照。我们恍然大悟,就是送指甲剪的那个游客。他和我们道别时,特意用手机拍了一下我们的车牌号,我也特意绕过去,看了下他的车牌号,是一辆江西的车。

离开昆仑山脉,一路基本都是下坡。风景的画风突变,出现在眼前的是荒漠化的大西北。路边眼睛所见,几乎没有什么植被。在路边的一个水电站厂区,终于见到了绿色的树木,还是人工种植的,树种在河道里,比地面还低。

在格尔木加油,95号5.15/升,92号4.72/升。这是迄今为止,小吉加过最便宜的油了。虽然接下来的路程海拔都不高,但是四块钱的油我们都看不上,我们只加五块的。

穿越过西藏,才明白,为什么西藏对于我们国家那么重要。海拔那么高而又面积那么大的一片土地,如果有战事,补给绝对跟不上,任何部队都要被拖垮掉。在历史上,中东曾发生过许多大的战争,但是战火却从未漫延到中华大陆,让中华文明得以延续,从未中断过,这大多得益于青藏天险。在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穿越青藏都不是所有人敢挑战的,更何况几百年前。

相关新闻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