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生活方式】孤独行者 单车穿越罗布泊

19-02-02 越野e族 李辛 房车频道

为了给一个大型公益活动进行先导调研,我非常有幸得到了官方允许进入罗布泊野骆驼保护区。第一次进入是2012年,那时候懵懂无知,开着一台哈弗,进去的第一天就差点退出来。多亏了队友们的鼓励支持,不离不弃,最后竟然完成了穿越。一路惊险,出来的时候却无可救药地中了无人区的毒。

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很多保护区管理局的人,渐渐了解到保护区生态面临的严峻压力,很多珍稀野生动物的生活空间被不断压缩,了解到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为了保护这片土地付出的卓绝努力,让我懂得了一个浅显的道理:人类是不可能征服自然的,人类对自然的一切征服行为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破坏。

其实很多人,像我开始的时候一样,进了无人区之后天天想着逃离,不停地抽脸,问自己为什么到这里来受罪。可是出去没几天,无人区的一幕一幕又变成了魂牵梦绕的场景。

后来我想明白了,无人区是我们这种人能够获得的最大享受,而且并不是你有钱就能享受的,你还得拼命。大自然在我的眼中,就像个天下最美的姑娘,我想拥吻她、呵护她,给她买车买钻戒,买个大洋房。我想为她打败所有情敌,拦住所有对她的觊觎,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我爱她的一草一木,也爱她的喜怒无常,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你能找到灵魂的天堂。

所以,选择单车,只为能更好地跟她耳鬓厮磨,极尽鱼水之欢。

罗布泊与大白

选择大白,是个精密计算的结果。成本、耐久性、性能——在我的使用需求中,这台车基本上没有对手,可以说是下得了羌塘,进得了厨房。3.0T的VGS柴油发动机,尤其是出自五十铃手笔,技术的先进性就不用多说了,2016年T3和大越野的量产车组双料冠已经足以说明问题。分时四驱加上非承载式车身,确保了越野能力,而最让我感到惊诧的是涉水深度可以达到950mm,这个真是太刺激了,简直就是治疗我涉水恐惧症的良方。最后挑选了7座车型,平时家用也可以照顾到老人孩子,而且使用成本又相对不高。当然了,所有的车都有它的极限,也有它的弱点,我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寻找一个最佳的平衡点。

阿奇克谷地,位于敦煌西南方向,从三垄沙雅丹公园开始,一直到罗布泊大耳朵附近,全长两百多三百来公里,是古罗布泊四个主要的水源之一疏勒河的故道。因为上游人类活动越来越密集,大量消耗河水,使得疏勒河一过敦煌就断流了,把曾经鱼羊肥美的水上走廊,生生变成了死亡之海。因为地势低洼,阿奇克谷地仍然能稍稍借到地下水的滋养,而生长出一些芦苇、红柳、罗布麻、骆驼刺这样的植物,在一些特别走运的地方,甚至能看到浅浅的一坑地表水。这些水源给罗布泊广阔严酷的荒漠带来一点点绿色,就成为了罗布泊极其脆弱的生态体系的基础。

保护区的动物大部分为食草动物,有时仅靠一种或少数几种植物来维持生存。这些动物大部分生活在十分严酷的荒漠生态环境中,生物多样性组成简单。植物和动物之间的生态平衡关系,特别是单一食性的动物,可能因某种植物的受损而后导致该物种濒危与灭绝,进而发生连锁反应,导致生态灾难。

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2004年的估计,全球约有950只野骆驼,其中大约有650只分布在中国,350只分布在蒙古南部的荒漠。2004 年,野骆驼已经成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中的极危物种之一。2013 年前后,在我的几次罗布泊探险穿越活动中,偶尔还能看到野骆驼的踪影。它们生性胆小,往往是远远的看到车队的烟尘就会掉头逃离。

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会全队停车熄火,等野骆驼走远或者放松戒备了,再慢慢地通过它们的活动区域。这里是它们的家园,我们只是过客。留下车辙,扬起烟尘,释放尾气,制造噪音,就够放肆了,再不对主人恭敬一点,简直没有家教。但即便是这样,2015年以后我再也没在阿奇克谷地见过野骆驼,倒是一堆一堆的生活垃圾,逐渐多了起来。

救世主

段站长出去执行任务了,保护站上只有朱叔叔、袁阿姨和鸿雁三个人在值守。长期生活在野外环境的人,眼睛里的清澈,骨子里的淳朴和倔强,是都市里生活的人很难理解的。他们都是简单的人,农民出身,没什么文化,辛苦一辈子,也没什么太大的理想和欲望。自从加入了保护区工作,他们最大的愿望无非是保护好这个地方,让骆驼过得好一点,就这么简单。这个工作的辛苦程度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同时伴随着极大的风险,也永远都发不了财。但是他们就这样留了下来,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把自己当成了野骆驼的家人,像门神一样守在这里。我很讨厌去人多的地方观光,因为在人多的地方总会看到垃圾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这总是让我心情低落。但是这里没有,小院子里除了风吹进来的沙子,没有一片废纸,没有一片塑料,没有一个空瓶。保护站周围也是一样,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戈壁滩。

说到这里,又忍不住想说一下去年发生的一起恶性事件,一支来自兰州探险旅游车队非法闯入罗布泊——我就不具体点名了——在遭遇保护区工作人员拒绝之后,仗着人多势众,竟然动手打了执法人员和志愿者,抢了工作人员的手机,并用匕首扎烂了巡逻车的轮胎。这些人后来被公安截获扣押,进行了严厉的处罚。

国家在罗布泊成立保护区,绝不是一拍脑门子说不让进就不让进了。四大保护区都一样,肯定有非保护不可的严肃理由,才会投入资金和力量成立保护区管理局,用国家机构对这些区域进行保护和管理。保护区资源有限,需要社会的关注和支持,保护区资源宝贵,需要大家的力量来留住这份纯净和美好。听闻罗管局和越野e 族正在积极接触,准备推出志愿者计划,让真正热爱大自然的车友能在管理局官方的引导下,感受罗布泊的魅力。如果真能落地,功德无量。

峰回路转

从保护站出发穿越阿奇克谷地,有三条路线经常被人谈起:一条是向西南方向到达库姆塔格沙漠边缘,这里平缓光滑的沙漠绵延一百多公里,经过彭加木遇难地,直到二峡谷的深处才变得颠簸难走。一条向西北方向进入矿区,在红十井分叉,一边前往八一泉进入阿奇克谷地,另一条直接通向罗布泊镇。最后一条在保护站正西,库鲁克塔格山脚下,与库姆塔格沙漠隔谷相望。最早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沙漠边缘有条高速,总是走第三条路进入罗布泊。这条路无疑是穿越阿奇克谷地最刺激的一条路线,你可以看到很多地质剧变的证据,神秘的魔鬼村,壮观的湖盆遗址和荒草滩,但同时这也是三条路线里最为艰险难走的一条。这个路线分岔非常多,大多数都会导致让人绝望的陷车和无谓的物资消耗;其次,很多地段的土质是浮沙和碱面的混合体,密度很低,极为松软,陷车几乎不可避免,而且自救非常困难。单车选择这条线,我承认我的脑子多少有点短路。但初恋总是难忘的,所以在我的潜意识中,只有这条路,才能给我最真实的罗布泊体验。

通过八一泉,路过瞭望塔,绕过自流井的沼泽,库姆塔格的沙漠高速就在前方。地上出现了几条新鲜的车辙印,肯定是中科院的队伍无疑。保护站的小朱,从16岁起就开始跟着段站长在沙漠里混,练就一身开车的好本领,也获得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这次就是他做向导,带着科考队进入罗布泊,刚好也是打算这一天到达我的原定目的地——彭加木失踪地附近。找到他们的车辙时已经接近黄昏,为了在天黑之前追上他们,我火力全开,保持一百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一顿狂飙,一直追到彭加木纪念碑,还是没看到他们的营地。天已经快黑了,他们的车辙在这里直接拐进沙漠深处,越来越难以辨认。我打开大灯继续追,想着能走多远走多远,实在找不到就算了,卫星电话报个平安就好。果然车辙在一个大沙梁子下面开始转圈四散,没法辨认了。我停下车,徒步往沙梁子上面爬,想着如果顶上还看不见他们,就放弃追踪。结果刚一露头就看到了他们的营地,在一片平整的沙滩上闪闪发光。赶紧趁着最后的天光找到翻越沙梁的路径,跟他们汇合到了一起。

峡谷中的美梦

在快到二铁塔的地方走错了一段路。不过只要大方向差不多,地形别太邪乎,时不时能看到车辙印,就可以走。这会儿风更紧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土味,吹得人走路东倒西歪。节奏,一定要有节奏,不能着急,没必要死扛,我不停地在脑子里回放这几个字。关键时刻一个疏忽,整个探险就交代了,想要成功出去,需要做对每一个重要的判断。所以每次完成一段艰苦的驾驶,或者觉得有点疲劳的时候,都会找个安全的地方停下,喝点水,吃点零食,下车伸伸腿脚,把车头掉过去吹吹风降温,或者啥都不干就发会儿呆。单车穿越慢就是快,车就是命,得好好呵护。平时在城市里就急,干什么都急。在这大荒原里,手机也没信号了,你看到的风景都是你的,还急什么急。但是在这里反复强调这个事,就已经能够说明,人还是会急,压不住的急。这就是穿越中最大的坑,多少人因为急,因为想抄近路图快,马失前蹄酿成大祸。

下午四点多到达大峡谷的入口,算了一下油料,开始往里进。很多人可能不了解,大峡谷是野生动物迁徙的一个重要通道,很快也会被纳入核心保护区。这个季节所有的迁徙都已经结束了,不然我绝不会轻易进来。设想如果野骆驼在迁徙过程中遇到车队受到惊吓而乱跑导致无法按时抵达目的地,整个群落都可能会因为饥渴而死。这几年阿奇克谷地中的野骆驼活动已经大幅度减少,跟人类的活动频次增加有着直接的关系,这才是罗管局不断收紧门户的根本原因。热爱越野探险的车友们当然不是洪水猛兽,但是在缺乏足够知识储备和科学规划的情况下,很多无可挽回的损失就在不知不觉中造成了。

大峡谷里满地都是大石头,但是除了得小心下面,还要多抬头看看上面。万年洪水冲刷而成的大峡谷,在罗布泊的极端环境中,以惊人的速度改变自己的面貌:崩塌的痕迹到处都是,给人带来强烈的压迫感。另外很多石头棱角锋利,车胎也成了重点保护对象。这次带了一个海事卫星电话,在峡谷中的很多地方搜不到信号。真遇到事儿了,还得爬到外面去才能通联。找了一个风景很棒的小高台,开车上去,时间刚刚好。点起一堆儿篝火,喝上两口小酒,天刚黑透就开始犯困。把行李都封好搬到车下固定,放倒后排座椅铺上睡垫,就成了美美的一张床。给车窗留个透气的缝隙,不怕风吹雨淋,不怕动物侵扰,一闭眼睛就沉沉睡着,睡得像个婴儿一样。

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车里一有光亮,我就起床了。这几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摸着地球的脉动一步步前行,真真是过上了天人合一的生活。微风吹过来,竟然有些刺骨,拿出GPS一看,海拔已经上升到两千多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天晚上就能回到人间了,可是心情反而有些倦怠。还没离开罗布泊,就已经开始思念。

结语

这几年进入罗布泊荒原的人很多,但是我相信留下垃圾的人是少数,我相信大部分车友都是热爱自然,有责任感的。垃圾能带得进去,就肯定带得出来,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大自然不仅仅属于我们,也属于我们的朋友,家人,爱人,孩子。你会希望他们未来也能拥有一个可以和自己心灵对话的地方,能被自然之美震撼心灵、涤荡灵魂的地方。你不会希望未来的他们只能去人头攒动垃圾遍地的地方走马观花,对吗?

相关新闻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