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没有经历磨难的人生称不上完美(5)艰难归途路

16-08-11 越野e族 蒋波 旅行频道

护照被扣:赛音山达的无奈

蒙古国的树獭效率实在是让人无可奈何,在当日晚间入住赛音山达的小旅馆后,我们的护照和所有车辆行驶证件便被扣留在当地警察局,本来是说的第二天一早出发时取走便是,但是我们去拿证件的时候,几个人在警察局的院子里等待了四五个小时也没被受理,最后下班前总算是开始了程序,但不是痛痛快快的给了护照,而是每个人挨个被带到屋里都被祖宗十八代的盘问了一番。

最后每个人在厚厚的一沓笔录上签字后,才拿到了车辆和驾驶人员的证件,但是保管了所有其他人护照的警察却不在;蒙古国的公民们虽然工作效率很低,工作态度有待改善,但是在工作时间上却遵守的很模范,绝对不会在非工作时间内做一点点事情,所以我们在等待很久后,眼看取走证件无望,也只有第二天再重新来过。

为了拿个护照我们在蒙古的小旅馆里呆了整整两天。

在被扣押护照后第三天一早,我们所有人来到了当地警局的门口,这次证件拿的倒是挺顺利,估摸着是如果再拖下去连他们自己可能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一个蒙古警察拿着护照来到我们车前,挨个对照人后进行了全部归还。所有这一切其实前后就是几分钟的事情,真的不明白何苦要纠缠我们两天,有时真的让人很怀疑这些人的动机到底为何,从一个外国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话,完全可以把这种行为视为刁难。

也许是蒙古这个国家太小,国力太弱,又夹在两个大国之间,想努力摆脱别人控制的心理应该很重,所以造就了这种繁杂而又脆弱的状态,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蒙古满都拉口岸拒绝出境:VISA申请与行为不符

拿到所有人的护照后已经是上午十点钟,我们赶快飞速的驶离这个在中国最多算个县城的蒙古第三大城市,连路过的亚洲能量中心都没有停留拍摄就匆匆踏上草原路返程。因为这条路根据我们的经验最少要跑六个小时,而在下午三点钟之前如果不能赶到的话我们当天就不可能出关,因为蒙古海关的效率很可能会把我们挡在国门外。

草原路上一块小石头轻松干掉两条轮胎,这种躲在草丛里的伏击防不胜防。

重新穿越草原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为了速度能够更快些我们选择了偏东一些的路径,然后再折返向西南进发,这样可以尽量的利用蒙古国唯一的柏油公路;在经过了草原穿越和爆掉两条轮胎后,我们紧赶慢赶的终于在下午四点到达了口岸,大家兴高采烈的为快要回到祖国高兴。

18吋的HT轮胎,尤其是薄胎壁的胎,很不适合在蒙古这种长距离野外行驶,17吋的AT还凑合,但如果说更适合的,肯定是16吋直径70以上扁平比的MT轮胎。

但是在蒙古海关被盘问一番后,蒙古海关却拒绝了我们的出境要求,理由是我们的签证上跨境往返VISA,而我们只是在蒙古呆了几天就直接返回了,护照申请需求和行为不服,因此拒绝我们出境。

进入蒙古包的一瞬间很容易想起童年的生活水平。

所有人立刻炸了锅,因为没有人再愿意在这个国度里呆上一天,哪怕是一会也不行;但又没有办法,你不可能冲过海关回去,更不会因为这个做个水客。

现在的情况是蒙古警察对我们说你们不能往前走了,因为你们没有蒙古国的驾驶权限,所以你们违法了,因此你们必须原路折返回去立刻出境;而蒙古国海关说你们的VISA是TRANSIT,就必须要从蒙古去俄罗斯再回来,有了另一个口岸的出境和入境章才能从这里出去,否则只能被拒绝出境。

我们再次被蒙古国的矛和盾同时击中,并且靠自己的力量完全无法解决。

燥热的天气、漫天灰尘的戈壁滩、无水无电的状态、味道浓郁的蒙古包、四处堆放的垃圾,这些就是我们在蒙古口岸生活区的写照。

没办法我们只能先离开口岸控制区,先来到他们的生活区再想办法;这个生活区是大部分蒙古国出入满都拉口岸的商人、牧民的中转点,由于蒙方在这边没有任何大型商业和工业设施,因此生活区的条件非常差,只有几栋陈旧的房子和零散的几个蒙古包,看上去基本上就是个难民营,连水都没有,更别提其它设施,幸好我们从赛音山达出来的每个车都买了一包水,否则在这个燥热的、尘土飞扬的地方真的不知道怎么呆下去。

在无奈中致电驻蒙古国使馆和扎门乌德领事求助时,我们得到了热情详细的服务,但外交辞令式的沟通并没有结果;自己打听的解决方法是需要到扎门乌德去缴纳违反VISA的罚款,然后才能从满都拉出境;而因为我们的车辆是在满都拉做的担保,因此无法从另外任何一个口岸出关,而第二天又是周五,所以我们只能连夜开车去扎门乌德缴纳罚款。

但是从满都拉到扎门乌德的蒙古一侧全是草原路,而且中间还有一段军管区,作为我们这些几乎属于监管的外国人来说,一旦误入军营那后果无法想象,加上我们已经损失了三条备胎,再跑一趟来回七百多公里的草原路真是心里没底,而如果找人拿着我们的所有护照去办手续,那么在他们回来之前我们所有人就成了“黑户”,如果这时候有边防、海关、移民局找茬,我们就只有在水牢里相见的份儿。

最后是我们的向导门德找了一台当地人的车连夜跑到扎门乌德缴了罚款又赶在第二天的下午三点钟之前跑回来,所有人在一种复杂的心情中再次出现在蒙古海关的时候,连护照盖章的蒙古大妞都冲我们在笑;但我们的笑容是出现在从蒙古国海关出去的路上。

当我们再次站在五星红旗之下的时候,所有人的兴奋溢于言表。

相关新闻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7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