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吃在俄罗斯:用胃丈量世界上最辽阔的土地

16-08-24 越野e族 蒋波 旅行频道

前言:2016年的6、7、8连续三个月去了三趟俄罗斯,这密度真担心过海关的时候有麻烦;第一次去俄罗斯是在莫斯科呆了几天,除了倒时差开会就是到处逛和吃;第二次是跑silk way rally,从莫斯科开车一直到北京,其间经过了鞑靼斯坦加盟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的漫长旅程;第三次是开车经蒙古去俄罗斯的远东部分,赤塔、乌兰乌德、伊尔库茨克、利斯特维扬卡。

这三趟加起来虽然没能完整贯穿整个俄罗斯,但确确实实是从俄罗斯的欧洲到远东地区都走了一趟,而且还包括了深受俄国文化影响的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以及蒙古。作为一个饮食大国的子民来说,走一路吃一路是每个中国人的特色,而这些地区的饮食习惯和传统与国内相比又是大相径庭,所以写出来也算是个有趣的事情。

每一个国家都有美食,美食是深深嵌入到文化、历史和地理上的深深烙印,它是旅行的一大基本要素,也是能表达当地情怀的一种最直接方式;美食对味蕾的刺激能够引发人内心的无比愉悦感,而这种感觉对于引发心情的美好及肢体的强劲又有着直接的催化作用,这会反过来更加的激励你去寻找美食的欲望。

如此反复,不一而足。

如果出门只是吃个团餐,那你旅行的意义最起码降低了一半。

某种意义上来说,饮食就是文化的一种和一部分,它是扎根在物质基础之上的产物;饮食的丰富性、多样性直接展示了这个地区的发达与否或者历史特色;当然像英国人那种用全世界最好的原料做出全世界最差伙食的极品也并非绝无仅有,可能这个岛国人民在自己最强大的时候只顾着打架占地盘了,根本顾不上弄顿好吃的犒赏自己。

而他们对岸的法国邻居又是另外一个极端,只顾吃了,把所有事情全耽误。所以最后英国人占了半个地球,却仍然是吃糠咽菜的活着;而法国人丢了北非、丢了南亚,最后唯一能站出来征服世界的只剩下掌勺的厨子。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口味,这是我们在鞑靼斯坦吃的一份当地烤鱼配土豆泥,味道非常不错。

地球上的美食种类太多,除了众所周知的中餐,西餐里的法餐、意餐都是有名的菜系,擅于制造机械产品的德国肘子、各种肠以及西班牙海鲜、南美的生食牛肉和烤牛排、新西兰的鲜嫩羊肉和龙虾、南亚的烤鸡等等,都是绝佳的美食,各国的吃货们和我泱泱大国相比,其实一点也不逊色。

各种饮食的好坏之分其实并不取决于食物本身,而是更多的来自于你对食物多样性的适应能力和是否有一颗“中国胃”。

三文鱼的沙拉,莫斯科餐厅的三文鱼很便宜,200块人民币可以来一大盘,口感非常棒。

从历史上来说,俄罗斯一直是个食物匮乏的国家,因为它大部国土处于冷寒之地,在冻土带是根本不适合农作物耕作的,而缺乏了这一层最关键的基础,它所有的衍生品也就难以成长;所以长久以来俄罗斯人的饭桌上都不像物产丰富的南欧、西欧人摆设的那么复杂繁多。

SWR的餐食,虽然简单,但味道还不错,在俄罗斯搭配水果算是比较费心了。

在俄罗斯历史上最强大的CCCP时期,他们拥有着欧洲粮仓乌克兰的贡献,但解体分为独立国家后,一切关系似乎都越来越不融洽,到现在反而是钱的越来越厉害;而俄罗斯自身的粮食产品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分类,它的大部分农作物只能作为“饲料”而非食物,所幸二战之后这个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并未投入到全面战争中去,所以即便现在这样的经济不好,俄罗斯的饮食也仍然是引人入胜的。

俄国大厨把牛排烤出来牛舌的味道,鲜嫩至极。

俄罗斯的伙食对于中国人来说,最有名的莫过于红菜汤和大列巴,但如果去了俄罗斯只吃了这个,就好像去了美国只吃麦当劳一样,毫无乐趣和口感可言,即便是红菜汤在俄罗斯也是有无数种的做法,而根据我们的经历,很多俄罗斯的美食其实对于我们的胃完全都是陌生的。

在肉类食品中各类腌制食品和肠类也是重要组成部分,不过俄罗斯有个特色是湖泊众多,各类水产品非常丰富,因此我们在几趟俄罗斯的旅程中,重点选择的都是它的各种鱼类,从乌拉尔以西每天吃的烟熏金枪鱼、三文鱼到远东吃贝加尔湖的鱼,可供选择的种类极多,而且都是新鲜的选择,且价格比起北京的消费来说,简直的便宜的让人有太多幸福感。

鱼子酱的价格越来越贵,但是和国内的消费相比,俄罗斯无论是西部还是东部都算是非常便宜。

俄罗斯最富有盛名的美味莫过于鱼子酱,鱼子酱的种类分为很多种,价格也是参差不齐,因为区别太大,一般的俄罗斯人只是会用黑色鱼子酱、金色鱼子酱和红色鱼子酱来做大致区分。黑色的太过于昂贵,而且基本都是保护动物,所以一般不会登上大庭广众。

俄国厨子做鱼的功夫还是相当不错,无论烤鱼还是烘焙,味道都很好。

金色的和黄色的价格也要看鱼的品种,比如我们吃的堪察加半岛的三文鱼籽每50g大概是850卢布,黄色的那种则是贝加尔湖的本地鱼,大概是每50g是600卢布,俄罗斯目前经济不好,尤其远东地区的消费要比莫斯科低很多,这些东西如果是在北京的话,直接把卢布改成人民币也未必能埋单下来。

贝加尔湖的鱼,鱼的味道很好,但米饭是半生而且还是冷的。

鱼子酱的做法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之前听人介绍说大概的意思其实就是用盐腌一下就好,并无别的佐料添加,为的就是保持鱼籽本身的鲜味;好的鱼籽颗粒饱满富有弹性,迫不及待的来上一勺咬在口中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一颗颗破裂的声音,同时略微伴有一些新鲜的鱼腥;如果你乐于接受这种美味的话,那种感觉别无其他。

贝加尔湖的冷水鱼鱼汤,这是三次俄罗斯之行喝过的最好的汤,很符合中国人的胃口。

就像是我们吃了极鲜的螃蟹,然后再吃饭桌上其它美味的时候已经没了感觉;鱼子酱的鲜美尤为甚之。

远东地区的俄罗斯人会用鸡蛋薄饼配着鱼子酱,认为这样口感更好;但个人感觉不用那些饼来的更纯粹。

淡水鱼的生鱼片,敢把这个直接上桌的对于水质的要求一定非常高。

俄餐的正餐程序和法餐之类的没啥区别,因为两者本就同根,只是俄餐的特征更迥异一些,如果正儿八经的点餐,那么开胃酒、沙拉、热汤、头道、二道、主菜、甜点、冰激凌就会来上一堆;吃西餐是个真正磨时间的事情,一道丰盛的正餐耗时并不比打麻将更节省光阴,在我吃过的西餐里耗时最久的大概是四个小时,一般情况下吃个俩小时并不稀奇。

去别人家搓一顿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无论菜的味道如何,享受当地人的手艺就是一种幸福。

所以莫说中国人在饭桌上耽误了太多时间,真正耽误事儿的是那些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正襟危坐的人;也甭说西方人饭桌上不谈国事,这世界上大部分的阴谋都是在他们往面包上抹黄油的时候诞生的。

在俄罗斯的饭桌上干掉一瓶伏特加是很让主人享受的一件事情,干掉三瓶大家就都会很兴奋,如果是五瓶那肯定会有人喝多了,尤其是俄罗斯的伏特加大部分都是700ml装,把主人喝到溜回房睡觉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美食是旅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和当地人接触是旅行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只有真正的深入到和当地人的接触中,你才能更深刻的理解本地文化和各种传奇的根基;再者去当地人家里吃一顿的感觉和下馆子是完全不同的,只是语言障碍和胃口的差距让这些往往变的困难重重,但什么困难都挡不住一颗好吃的胃,办法总比困难多。

俄罗斯的传统食物中猪肉是占了很大比例的,各类生鲜蔬菜则因为气候的关系能够提供的时日局限很大;在他们的欧洲部分由于交通发达,所以各类时令小菜还可以供给即时,在遥远的远东地区由于接壤的国家中只有中国有这种供应能力,而中国和他们之间的漫长路程也会让这些问题变得复杂,所以除了短暂的夏季可以吃到新鲜蔬菜或者速冻蔬菜外,在俄罗斯大部分地区的素食结构中,根茎类的土豆、胡萝卜和各类腌制的泡菜成为主题。

饭后甜食,红茶加上一份蛋糕;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是不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美食是世界的,如同文化一样;所以走遍世界就要吃遍世界,这是人生最重要的真谛之一;如果走遍世界都要吃着自带的“老干妈”,无论去哪都要闹着吃中餐,那全世界都没有什么东西是美味,而你则很难体会旅行的全部乐趣。

相关新闻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7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